峄山散文

2019-11-08 散文随笔

  工作繁忙,难得有空闲时间,好不容易有一个公差机会,陪同做法官的同学去了趟日照。在日照公务的事情很快处理完了,逗留了一天,去海边看看之后,又驾车从高速返回。

  一路上有说有笑,兴致盎然,法院的王庭长提议去济宁,拜访一个多年不见的韩同学。到了济宁,他非常高兴,安排好了酒宴等我们过去。接着又联系了在济宁邹城的张同学,张同学也爽快的答应去济宁赴约。

  下午一时到了济宁,韩张两位同学早已在酒店等待了,席间还有跟随张同学一起来的郭总,颇豪爽,一阵觥筹交错之后,酒宴结束,每个人都醉了七八分,张同学提议去邹城,爬峄山,盛情难却,大家又乘车赶往邹城。

  下午五时到了邹城,直接赶往酒店,酒店里已有不少人候着,是张同学的高中同学。天下同学一般亲,又是一阵推杯换盏,接近大醉,被安排到择邻山庄。怎么去的记不太清了,只知道韩同学进了房间就栽倒到床上,我是拿着房卡,却无论如何找不到自己的房间,最后还是喊了王厅长,才找对了房间进去。

  次日早晨,手机铃声响起,郭总打来的,说已经在大厅等候了。勉强起来,电话叫醒了王厅长、韩同学,稍加洗漱后出了房间。郭总笑容满面的在大厅等候,说张同学公务繁忙,委托他带我们先去公园转转,再品尝邹城的特色早点。

  带着残留的酒劲去了铁山公园,据说有铁拐李曾留下一只大脚印。转悠了有半个多小时,伴随着郭总的卖力讲解、公园清新的空气,清醒舒服了很多。出了公园,郭总又引领我们品尝了川味面条,一人一碗冲鸡蛋、一碗面条,共同又上了一碗香油葱花拌鸡蛋,吃的不亦乐乎。

  郭总提出去峄山,我是满心赞成,可其他同学说酒喝多了、爬不动,不行下次吧。郭总说那好,下次也行,这次可以去上九山,颇平缓,距离高速口又近,顺路过去,下山后可以直接去高速。大家一听,安排的太贴切了,没有拒绝的理由啊,于是又去上九山。

  上九山是一座千年古村,依山而建,沿着平缓的山路上去,看到了一幅幅熟悉的院落景观,掀起了儿时的种种回忆,步入中年的同学们都颇为感慨。流连参观了两三个小时,我们提出该走了,郭总又说别忙,张同学已在山下酒楼候着了。来自孔孟之乡的同学考虑的实在太周到了,大家又只能前去酒楼,再酒精考验,感情再一次加深,席间又认识了中兴通讯的李总。

  离开邹城时我们表示感谢,并提出看曹州牡丹的季节已到,欢迎到菏泽去看牡丹。返回后几天过去,酒场的热闹喧嚣很快就淡忘了,没去峄山的遗憾却愈加深刻起来。

  说起峄山,有个渊源,九四年我参加工作的第二年,单位组织旅游去了峄山,当时我刚大学毕业,大学在泰山脚下,爬泰山多次,听说去一个海拔五六百米的小山,提不起兴趣,借故没去。同事们爬峄山回来,都说峄山很好,尤其是石头,为世界奇观,让我很是后悔,如此多年过去,总想着在某一时日爬爬峄山,了却多年心愿,却一直没能成行。这次去邹城,一个绝好的机会,车马衣轻裘与朋友共,爬峄山,此生无憾矣。想不到还是因酒误事,又碍不下脸面,造化弄人哪!

  几天后,接到韩同学电话,说和郭总、李总相约,要来菏泽看牡丹。我说好得很,来而不往非礼也。

  周六那天上午下着雨,韩同学、郭总、李总相约来到菏泽,只不见张同学,问及原因,原来是公务繁忙,周六日安排了会议,故不能前来。考虑到雨势一时停不下来,王庭长建议去定陶看看,去两个景点,仿山和汉代古墓。乘车先来到仿山,随行的李总冰雪聪明,说仿山看起来没有山,是不是仿佛是山,故名仿山。果然,在三层楼的山顶,看到了仿山的简介,名字由来果然如此。虽然仿佛是山,可神像居多,佛家、道家皆聚于此,甚至有斗战胜佛孙悟空的牌位,诸神混杂,真假和尚、道士、尼姑莫辨,香火倒颇为旺盛。离开了香火缭绕的仿山,已近中午时分,王庭长安排了酒宴,由于郭总开车,不能饮酒,只我与王庭长、韩同学饮白酒,李总喝啤酒相陪,又是一番推杯换盏,颇有了几分醉意,王庭长安排大家先去宾馆小憩,两个小时后去汉代古墓。

  参观完汉代古墓,又返回一个酒馆,是王庭长同学的亲戚经营,看见我们到来,殷勤的迎上楼去,很快摆好酒宴,再次入席,酒过三巡之后,王庭长提出到隔壁房间敬圈酒。他前脚刚走,他的一同事随之进来,说代表王庭长给大家敬酒,依定陶的规矩,每人两杯。敬酒毕他客气地退出,随之又进来一位陌生面孔,如走马灯似的,陆续进来了五六位。大家均感到不胜酒力,又觉得要有来有往,便委托返回的王庭长带李总去隔壁再回敬一圈,回来后李总说隔壁人都在那候着,定要招待好王庭长远道而来的朋友,我们不走,他们一直陪着。听到这个消息,大家胡乱饮杯酒,仓惶逃回宾馆。

  第二天去了菏泽牡丹园,曹州牡丹甲天下,果然名不虚传,在陪着他们游历园中的时候,我的脑海却不由自主又飘过两个字:峄山。

  一上午的时间游遍全园,都颇为满足,至少弥补了仿山不是山的遗憾。中午的招待是必须的,我特地联系了要好的朋友苏总,在其敞亮豪华的内部餐厅招待,苏总第一次在其餐厅做副陪,我是主陪,苏总背靠大型LED屏幕,面朝巨幅牡丹,侃侃而谈,语惊四座,更兼精致美食、法国红酒,众人皆微醺,济宁的韩同学、郭总、李总满意而回。

  送别了各位同学,我有点恍然若失,又到苏总办公室小坐,无意间提起当年旧事,说起没去峄山的遗憾。苏总也说那次没去太可惜,那时苏总和我还是同事。说着说着,苏总忽然拿起电话,安排派车,去峄山。我说不必了吧,苏总说这几天事情都太多,再多的事,该放的也要放一下,周日过去,周一爬山,天大的事,先放在一边吧。

  高速上接到李总电话,感谢我们的热情招待,问我们在哪里,我说在高速上呢,又问去哪里,我说去邹城,看峄山。那边说好吧,真来的话她联系张同学,好好招待我们。不一会张同学果然打来电话,说已安排好住宿和酒宴,专待我们再次前来。

  晚上照例是殷勤接待,张同学和苏总初次见面,两人均学识渊博,意气风发,相谈甚欢,大有相见恨晚之感。

  周一早晨李总电话过来,她已在择邻山庄大厅等候了,我和苏总慢慢起来,洗漱,出来,共同去附近吃了早餐,便驱车赶往峄山。

  天气还算晴朗,能见度不错,还有数公里的时候,便看见略呈金字塔型的峄山了,不太高,也不雄伟,等到了山脚下,拾阶而上时,看到是牌坊式的大门,两个苍劲有力的峄山大字,横亘在牌匾上。可巧的是,一个年过六十的老妇,背着一个三十余斤的塑料水桶,正蹒跚着行走在台阶上,她要把水送到山上去。我们已经买好了门票,准备乘索道上去,看到老妇上山送水,我忽然想还是爬上去、不坐索道更好,也陪陪老人家。可李总说还是坐索道更好,不然半路累了想坐,也坐不得了。

  两人一个索道车,大家分乘两个上去。在索道车四处望了一下,便惊诧于峄山石的奇了,各种奇石或大或小,杂陈于山间,呈现出各种不同姿态,煞是好看,果然不愧是天下第一奇山。

  索道上山后步行下山,李总为向导。路上的各种美景不消说了,对我而言,是满足了二十多年的一个心愿。下山途中,看到景点指示牌上有孔子小鲁台,这个应该去,好好体验一番孔子当年的感触,可小鲁台需要再次拾阶而上,对坐惯办公室、缺乏运动的我们而言,还是很有几分挑战,何况这是走回头路。带着不统一的意愿,大家慢腾腾的走在通向小鲁台的路上,越走越慢,最后在距离小鲁台还有二三十米处停了下来,说不爬了,要爬你一人上去吧。我想既如此,那就少数服从多数,回吧,于是大家有说有笑,慢慢下山。

  近下午一点才下的山去,郭总早早在山门处等着了,我们早料到他会来。苏总说老您久等了,下山耽误了时间,主要是返程去了小鲁台,最后又没能上去。郭总说你们走错路了,从山峰有路可以直接下到小鲁台的。我听了,又为没去小鲁台很有几分后悔,更深层次的,是从众心理的影响下,没有坚持去遂自己的心愿,毕竟是峄山最核心的一个景观啊。

  山下的酒店内张同学笑容满面地候着,又是热情的招待,一杯杯的白酒、啤酒灌进去,又是身不由己,即便身边是二十几年前同宿舍的同学。

  回菏泽的路上,急速而驶的汽车上半梦半醒,恍惚间又回到峄山顶上,清风习习,心中抛却世事纷扰,无碍无挂,仿佛化身一只蚂蚁,全然忘记了自己是蚂蚁,还是蚂蚁是自己,在古老的平原大地上成群结队,自由徜徉,忽然某一天,各种地下怪石自土中涌出,冲天而起,分布四周,众蚂蚁看到,异口同声地一句,“咦,山!”

  峄山!

上一篇:榆钱绿梨花白的散文 下一篇:枯叶随想散文
[散文随笔]相关推荐